位置导航:建言献策

要关切老年人积累经验传承的建议

作者:钢铁研究总院老科协 贾天聪 来源:调宣部 发布于2016/03/10

  众所周知,我国已经逐渐进入老年社会,关心老年人帮助老年人,怎样让老年人安度晚年,是现在年轻一代议论的话题,这是很对的。但是许多老年人历经几十年的风霜,国家花费了巨大的经费,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却得不到传承,这不能不说是令人十分痛心的。
  我认为我们现在的教育和科研制度上存在的问题是值得注意的。很多人认为写在书本上的东西就是真理,实际上有些真东西是不会写在纸面上的。忽视了理论的基础是实践,学习到的理论要经过实践-再上升到更接近实际的理论从而更好地指导新的实践。完成从实践到理论又回到实践这样一个循环。经验证明,光有书本知识是远远不够的,解决实际问题是需要很多知识的综合,这里既有成功的经验又有些失败的教训可借鉴。现在仅举笔者经历的几个事情说明:
  ①某国内知名大学材料专业的教授,指导一博士研究生到我这里炼钢细调核电站反应堆外壳国外成熟材料,要通过加Zr解决晶粒细化,目的是解决焊后材料的低温冲击脆性问题。实际上解决低温脆问题根本不是这种解决方法。这位学问上的教授把学生带入了歧途。
  ②某国内知名大学热能专业的教授,指导硕士研究生做论文。要建立一个X-80管线钢焊接的专家系统,找我来联系X光测焊接残余应力,结果他要测的残余应力方向连焊接的主应力方向都没有选上,而且焊接选材的方法脱离了实际,这样的所谓专家系统只是纸上谈兵根本没有实际意义。
  ……
  再有就是现在的生产企业因为经济问题不重视科研,拿书本上照抄没有把理论和实际结合起来,造成不必要的浪费。如国内某重机厂制造三峡电站不锈钢铸件材料是00Cr13Ni6Mo因为合金中的某一元素是按成分表中限配的炼出的铸件δ铁素体数量超标,报废一件直径10米重量达40吨的铸件价值100万元以上。实际此钢种就是我院研制的,工厂不愿意和科研机关合作,宁可造成浪费。
  还有上述机械行业的重机厂研究所所长来电向我询问钢中的脱硫工艺问题,现在我国冶金企业的硫杂质含量比机械行业低一个数量级。此问题早在三十年前冶金企业早就解决了。这样的小问题到现在还困扰着机械行业,可见行业间缺乏交流使得先进的工艺技术推行得如此缓慢。
  我所举的几个例子无非是说明经验的传承是十分重要的,很多老科技工作者和老工人几十年的艰苦奋斗,积累了很多解决问题的实际经验和干活的诀窍,这是十分弥足珍贵的。我们现在的很多领导不重视老年人的实际经验和诀窍,认为这些老经验都过时了,这是十分错误的。虽然现在设备都是买的国外最好的了,操作都用电脑,执行工艺靠什么模型。而电脑只是操作工具而不能代替思考,模型是通过人们的大量试验数据和经验来建立的。实践证明国外最先进的东西是买不来的。我一直认为:什么是经验,经验就是对错误的认识。如果你干事总是一帆风顺,那你永远没有经验,而且也不会进步。人类社会这几十万年进步的历史,就是一代接一代人经验积累和传承的历史。年轻人要把老一代人的经验传承下去,要尊重老年人,关心老年人的健康,更要学习和继承老一代人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法。摆正继承和发展的关系才能使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少走弯路减少不必要的浪费。
  前些年我国因为人口压力大,年轻人就业问题严重。为此很多年龄比较大的同志就退下来了,但是他们几十年积累的经验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没人继承了,这样容易造成人才的浪费、资金的浪费。因此如何解决新老交替过程中老一代人的生产和科研上积累的经验的传承问题已经刻不容缓的摆在我们现在的领导面前。因为时间不等人,乘现在许多老同志还健在的时机,把他们的老经验老手艺以及解决问题的思路传承下来,对我们今后的社会主义祖国建设是会大有好处的。为此,我提议由各级老科技工作者协会牵头作如下几件事:
  1.建立像过去北京技术交流站类似的机构,将老工人、老工程技术人员的绝活、特长汇集成册以备查询;同时征集现在各部门的技术难题和工艺方面的难点,采用招标等方式张榜招贤,吸收一部分身体和精力都还好的老工人、老工程技术人员发挥余热努力为社会发展贡献力量;当然,也要实事求是地给这些老同志一定的经济奖励。
  2.鼓励和协助有经验有能力的老同志撰写自己经历过的解决技术问题过程的回忆录和总结(包括一些失败的教训),作为给年轻同志工作中的参考和启迪。像我国频敏变阻器的第一发明人、原北京冶金自动化院的吕维松总工在网上发表的回忆录《在钢花飞舞的岁月》就是很好的例子。
  3.再进一步请一部分大中企业的退休或退居二线的总工程师、付总工程师级别为主的老科技工作者在大学中开设高级研究班,总结自己几十年的实践经验加以提高,以具有一定工作年限的大学毕业生为招生对象,解决目前大学教育中只重视书本知识而缺乏对解决实际能力培养的缺欠;同时利用这些老总、副总们与实际工作部门的天然联系,为企业解决具体问题同时也给学校带来一定科研经费。这是学校、企业和年轻科技工作者以及老科技工作者们都受益的好事。不过这件事要和教育部门的领导和有关部门领导仔细调研,因为这是牵扯教育改革的大事。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我相信:充分吸收了一代代人智慧的下一代,能够建设更加光明的未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